【Fate系列/AMV/预告风】FATE「上篇:命运」:制作过程及感想/原档分享

2015年3月14日1,0750

作者   Blackcat

这次衔接着上作Fate/Zero的剧情,从最后一个士郎的镜头那里开始,主题以讲述四战之后到五战开始这些主角身上所背负着不同的命运,直到开启Fate/stay night的新篇章为止,全长约2分20秒。

其实自3月份投稿FZ之后又得知10月份UBW线将会重制开始,我就已经想好了着手制作一个FATE三部曲的系列作品了,这次虽然是以预告风为题材去围绕制作的,但真正开始剪辑的时候才发现这首歌其实并不是非常适合传统的伪预告,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这首歌的旋律实在是太过明显,以至于到后面根本无法将人声发挥到最高的境界,可以说制作过程都是围绕着旋律去选择人声,而不是利用预告风的音效及传统的一些手法去表现剧情与气氛,所以这就消耗了我大量的时间,但结果却并没法达到自己预期的效果,只能说这是我在这作上最大的遗憾。

但是抛开“预告”,从另一个角度去看,这首歌却是非常适合做FZ与FSN的过渡曲,也是我最后决定用这首歌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因为短时间内做风格相似的两首曲实在是比较枯燥)

开场的气氛是非常适合战后的FZ的,包括中间一段回忆,再到最后高潮的那段与FSN毫无违和搭配的音乐,及最后STAFF为何做的时间那么长,所有我心里在制作这个AMV的想法都在下面一一说明。

(AK什么的,只是顺路去玩啦=W=)

(感谢牛牛帮我制作了这个海报,以及振宇对这张海报文字排版上的建议)

这个AMV是我第一次没有按时间顺序制作过来的作品,从一开始我就想好了哪些段落放哪些镜头,特别是FZ,因为我本身已经对FZ几乎所有的剧情和画面都非常熟悉了,而后面FSN的镜头其实就是根据每周日更新的剧情慢慢做完的。

先说虐戏。

第一步粗略的定框架:

我在制作这次的AMV时是分段一起做的。

先制作了开场的10秒,也就是74和士郎的那段人声以及战后的系列场景,之后我跳到了第37秒把吾王那个哭喊的镜头卡在新的一个段落开始的位置,接着就直接去做了时臣那个挥动魔杖的过渡场景。

然后后面的一段理所当然的我会放凛的相关镜头,那么雁夜叔叔的场景就跟在了凛之后,也就是虐戏中气氛达到最高点的那声哀嚎,我在那里先放了人声。做到这里FZ的戏份就已经到尾声了,于是我先剪辑的镜头是士郎对74papa说的那句要帮你实现梦想的镜头,加上吾王说的那句“你是我的master吗?”,用来卡住整体的节奏,以方便衔接后面即将开始的燃戏也就是FSN的部分。

这大概花了我一周不到的时间。

从开场74→吾王→时臣→雁夜→士郎→FSN

第二步精细的剪辑虐戏:

整体框架在了,之后我就开始细细的安排各个在FZ中与FSN有关联的角色镜头了。


首先我做了凛的镜头,也就是凛拿着父亲的那把剑那边开始,到雁夜叔叔出场为止的那10秒钟。
之前就说了,这首BGM的限制让我必须去踩着它的节奏和旋律去控制人声和镜头,所以在这段我用了大量的淡黑去把控气氛,在情绪下降的地方用了淡黑,在情绪上扬的地方直接硬切,凛在拿着那把剑之后紧随着的是时臣曾经教她魔法的镜头,那里就是硬切过去的,而后我用的人声是“我想帮父亲大人赢得圣杯战争”,当然大家都知道结局,而且那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我穿插了时臣便当的画面,之前为何放一个凛倒下的镜头是因为那个时臣便当的镜头直接切进来太突兀了,所以我用这个手法尽量表现的自然一些。而后凛的那两声对不起是为了去和前面那句凛说的话呼应的,自然而然的让凛倒下的那个镜头顺理成章的让别人回想到当时FZ第十集“凛的冒险”的剧情。

到这里为止所有凛的描述就结束了,离雁夜那个哀嚎还有两个小段落是没有放镜头的,于是联系到前面凛的冒险那一集最后雁夜的出现,以及说的那些话,我就在之后插入了雁夜的人声。


也就是当年他在公园里对凛母亲说的话...这句话我觉得相当精彩,因为这是一句绝对能反应出雁夜是一个活在梦里的男人的真实写照。所以紧随其后的插入反差大的镜头,配合闪闪又说的那句嘲讽,让人能在短短几个镜头中马上回想起雁夜这个角色的“悲剧”设定。
强烈的反差镜头之后是人声的反差,原本之后的镜头我是没有加樱的戏份的,后来觉得不怎么妥。。所以我在雁夜说“等着我啊,樱”那里插了一段樱说“雁夜叔叔,拜拜”的语音,再一次强调雁叔的悲剧性,烘托一下这段虐戏中气氛最压抑的一段剧情。


那么雁夜的戏份也就完了,差不多也是刚好十秒左右,离士郎的那句话还有8秒的时间,为了让士郎的那句话不那么突然,所以在前面就做了几个短暂的切嗣的镜头作为铺垫,去衔接前后的剧情。
切嗣那里前面的四秒是纯反应这个人物的,后面是描写他看到了士郎那种被救赎的镜头,原本我打算在切嗣说还活着那三声的地方依次放夏利,mama死掉的场景,后来发现mama那边并不合适,所以我只用了夏利的。

这一大段的完成,大概已经是将近三周的时间了,主要原因是我不太敢做虐戏...我觉得那种压抑的心情简直是太痛苦了,有一天晚上我在听了很多次雁夜的哀嚎加夫人的那句人声之后竟然做了噩梦,与之前做恋爱这方面的虐戏完全不是同一种感受,我只能说FZ的那种虐是真的有点虐到骨子里面。

这大段做完以后,燃戏其实我也做了不少了,不过燃戏的场景大多以衔接的手法为主,具体的感受并不是特别多...稍后就大致的说明一下就好了。

第三步便是整个FZ的戏份全都做完整:

也就是开场到时臣为止的那一系列镜头。

开场没什么好说的,唯一一个镜头便是saber在火中那个镜头,小太在这个镜头给我了一个建议,就是让背景进行的人声感觉她在听一样,那个抬头的动作,这种感觉非常的巧妙,所以后面我挪动了一下人声的时间轴位置,以便去表达一下这个分镜。

之后是吾王哭以后该放啥?

那个吾王哭的人声超级超级变扭,因为那哭声之后马上就有长江骑士的人声,也就是哭没有哭完整。。所以怎么样自然的过渡,我就用了麻婆的那段人声。


而这里却没办法直接切到麻婆那边,因为太突然了,所以我抱着尝试的心理去用透明度过场,但发现虽然吾王的哭声没有了,虽然画面还在,但是加上了麻婆那段语音之后感觉并不是那么的违和,就好像吾王虽然镜头在淡去,哭声却已经不在,而麻婆那个精彩的独白完全掩盖了Saber哭声突然消失的缺陷。
至于麻婆这个独白,也是对这个人物最好的刻画了,一生毫无信仰,毫无战斗的目标,面对圣杯最终毁灭整个城市的黑暗场面,他也笑问自己这就是我的愿望?多么鬼畜,多么丧心病狂。

所以那三声大笑就是对这个人最好的描绘了,其中我插了凛在时臣墓碑那边吊念的镜头,也是呼应麻婆亲手杀了他的真相,这个镜头换成另外的都没有放凛的这个效果好,因为正好他的独白说到了我父亲生了一条狗吗?o(︶︿︶)o 唉

然后这里的笑声都不是和这两个镜头原本匹配的。。这个笑声原来的场景是远景,当然这里放远景肯定是不合适的,所以我把他之前的一段笑声的画面移到了这边,至于第三声笑其实就是第二段笑,我只是用了AU去把音阶调高了1.5个阶,原本的人声在第三声笑那边闪闪有句人声插进去了,所以没法直接用。

后面夫人那段对切嗣的描述,实质上就是接之前麻婆对自己的嘲讽的解释,这段话既说明了切嗣是个怎么样的人,又回答了麻婆之前的那段话,而中穿插的镜头是为了弥补我整个FZ戏中竟然没出现伊莉雅的疏忽...=。 =

夫人描述完以后就只剩下一段空白的戏就衔接到之前做好的时臣挥魔杖的过渡场景了。

那么为了联系后面凛的虐戏,我做了时臣papa在这里交待凛的“遗言”。

嘛三个场景都是为了对准口型,花了比较长时间,这里做完,整个FZ的戏就全都完成了。

连贯在一起,几乎我所有想表达的东西,全都在这里表达出来了,最后一步便是加特效,制作个别之前布置好的黑场分镜。

例如


完整的人物线就是
切嗣/士郎→吾王→麻婆→夫人/伊莉雅/舞弥→时臣→凛→雁夜/樱→夫人/切嗣/夏利→士郎→FSN

====================我是分割线===================

燃戏。

FSN的燃戏,在重制之后的大场面非常的酷炫,但是有个对做我这种伪预告相对致命的缺陷,FSN目前播到我做完为止的10集,可用的大气点的人声实在是太少了!

当然后面肯定有很多,但是我先做了,那后面的帅气的人声就直接到三部曲最后一部里做吧。(其实我就是这么想的=。 =)

燃戏的开场前就是吾王的那句精彩又经典的人声,你是我的master吗?

啊那边中间插一个圣杯战争的分镜我觉得当时的想法确实挺好的。(原本是黑屏)

所有人都知道吾王的这句话,所以我拆开来了去表达,中间却是另一个分镜,但是那时候观看的人脑子里是一定会有master?这句人声的,之后出来的时候背景音乐几乎完全消失了,那么在最直观的第一感受里肯定是会认为后面即将会一下子点燃起来。

作为这个气氛的开场,我用了士郎相对来说非常燃的两句话。

“我不可能在这里被你这种杀人不眨眼的家伙杀死。”

这里的镜头都是用了倒叙的方式,因为这句话明显是在吾王被召唤出之前说的,在镜头的空缺中加了衔接的镜头,让视觉上感觉并不是那么的空洞。这里基本都运用了有景别运动的场景,而且运动的速度都大致相同,方向更加不用说,实质上也是为了保证在视觉流畅的基础上,尽力让逻辑连贯。

后面吾王旋转砍下去的地方我用另外一个镜头去接这个刀的惯性,连上之后的伊莉雅和召唤Saber时候的传送空间还有最后以Saber为中心的那个雕像阵。这一连串镜头做起来当时调整速度调的真心心碎,各种这个地方少一帧看起来就奇怪,那个地方快了百分之几就不舒服...好在最后花了很多的心血让这些镜头连在一起看起来很流畅。

之后吾王加闪闪加砍berserker的镜头,也是利用光效对应Saber挥剑的惯性顺势接上了凛召唤英灵的场景。

啊前面也说,FSN大气的人声实在太少,加之这里是凛在召唤,这个气场完全hold不住底下这BGM,所以我突然萌生的想法就是把时臣也加进来。

因为时臣家的召唤词是一模一样的233 但是语速不一样,这里也是将音频稍微修改了一下,有了时臣的那段人声,气氛就马上hold住了,而且必须时臣和凛的人声要重在一起,又不能显得乱,所以最后时臣的“天平的守护者”是先重,凛的是先轻,再到时臣的声音分贝降下来,把凛的抬高去表现。

制作完这个召唤的分镜之后高潮的第一段落就结束了。


第二段,
第二段开始原本的镜头是红A的,嘛之后为啥替换成士郎了因为那镜头实在是帅爆了=W=。

这里只是利用了一个人声先切进来而画面后进来的手法,衔接枪哥与Saber那段打戏,那么之间顺势利用交叉手法插进红A和小次郎的打戏,这里看仔细点可以发现红A和小次郎的打戏全都是水平位置翻转了180°,那么本身如果是单个打斗场景并不用这么麻烦,我只是为了让轴线移动在同一个角度才去改变方向的,这段打戏是完全配合旋律去走的,所以在衔接上我个人还是相对比较满意。

后面一段也是很多地方改了水平位置,其中有一些一闪而过的镜头都是为了衔接而存在,没有太多实质性的意义。

后面的一个段落便是以麻婆讲述圣杯战争为主,和旋律搭配的分镜为辅的一系列场景,以便营造气氛,过度到红A那一个段落。红A那段的人声,主要是为了呼应最后士郎那句满满杀气=W=的“你说什么?!“而放置的。

最后的一段也是最难表现的一段,这歌在一开始我和风尘前辈交流的时候就已经讨论过,最后面是最难做的,因为气氛是一段比一段高,一层比一层燃,到那一段的时候已经是最高点了,也就是爆点都在这里,这一个分段大约制作了整整四天,各种镜头人声音效换来换去,最终做到了成稿的那些画面,虽然到最后我还是不满意,无奈这一个AMV消耗我太多太多的精力,以至于到最后我实在是无力去做的更加好了...所以这也是一个遗憾的地方吧。

另外最后面那一系列镜头最终形成FSN的LOGO的画面,本身我想象中是还要做很多东西的,没想到电脑吃不消....只能弄出这样的效果了。


最后嘛,对于这么长的一段Staff...我只是想让大家看完正片之后有一个回想和回味的空间,没别的特别大的意义,不过还是比较用心的做的漂亮一些,加了一些人声,因为没做字幕,意思我在下面写一下。(这做字幕会对画面美观性有一定影响)
卫宫同学你的父亲并不是什么魔术师,比起成为魔术师,他选择了成为一名父亲。

一路走好,父亲大人。

总有一天,我们能回到当初一起在这个公园里嬉戏的时光。

呐,妈妈,我做了一个好可怕的梦,梦里伊莉雅变成了一个杯子。

凯利啊,你想成为什么样的大人呢?住手啦,看我的!

应该成为王的,并不是我。

 

视频原档:链接: http://pan.baidu.com/s/1o6slskq 密码: egvy

图包曲包:链接: http://pan.baidu.com/s/1pJFPOgV 密码: ujfy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1822333/

最后感谢寂寞风尘在个别特效上的指导,以及岚岚,蛋蛋,小太路飞等等在气氛渲染以及镜头剪辑的建议,由乃和路飞两位学霸的英文字幕翻译,还有一直支持我的人。

这一作并没有做的很好,但还是谢谢你们了~

0 0